親愛的靈實寧養院梁院長、徐經理、吳醫生、黃醫生、陳姑娘、Mary姐、鄺姑娘、劉劉、家怡、各位護士和各位護理姐姐:

Mable住在寧養院的116天裏,得到你們的醫治和安慰,令她在最後的日子裏得到平靜和沒有痛苦的離開。我們一家人都很感謝你們,沒有你們的支持不會有完美的結局。

Mable入院約三個星期,我已經看見她親口向黃醫生和當天的護士道謝,可以看得出她很滿意你們的服務。我(Shirley)特別要多謝徐經理,在一個我需要人協助和支持的一個晚上,有妳陪著我,沒有妳我不知道怎麼過!無言感激!希望妳們繼續發揮關愛病人的精神。

願主保佑妳們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大家姊、Linda、Shirley & Mimi
2009年3月9日


靈實寧養院院長暨全體員工:

儘管我現在極度哀傷,亦不能不提起筆向您們表達我的感激之意。

2月18日,我的二姐因癌症極度痛楚,渴求安睡片刻竟亦難如願,在那哀哀欲絶又極度徬徨之際,我找到了靈實寧養院真真正正的 ‘Haven of Hope’,我見到了真愛。

在寧養院,從上至下,每一位員工都是那樣的以愛為中心。在這裡,無論是垂危的病者,抑或是心情沉重的家人,都受到善待,得到紓緩。這是一間自費的院舍,但令我感到是醫護人員的愛心在發揮作用,而不是金錢。

在此請讓我向徐小姐,並向黃醫生、陳姑娘、勞小姐,以及很多我還來不及知道姓名的姑娘表達我深深的敬意及無限的感激。您們對患難者的關愛給我留下永不磨滅的印象,您們愛的奉獻印證了您們是耶穌基督的好兒女。

最後,請讓我向那位2月21日凌晨當值姑娘表達特別的謝意,一位圓圓大眼睛的姑娘,我還未知道她的姓名,是她在我二姐彌留之際像家人一樣安撫我二姐,鼓勵我二姐等候家人到來。這位姑娘像親人一樣陪伴我二姐走完最後一程,這真愛相信已永伴我二姐,亦永留在我心中。

願您們
身體健康!真愛永存!

婉炤
2009年2月24日


四月某夜,大家姐興奮地告訴我他們去靈實寧養院了解環境後,感覺很好,決定將老豆從法國醫院轉過去,我淚如泉湧,心存怨氣,縱使老豆已虛弱得如斷了翅膀的小鳥,仍不可將老豆判定死刑啊!

直到有機會天天陪伴老豆走過他在靈實的日子,親身感受這裏的氣質,我的怨氣才逐漸減退,今天更懂得感激。奇怪有這樣兩極反差的情緒?當你以理性的目光,發掘其中感性的原因,便不感奇怪。

這裏守護大堂的大叔總是笑臉迎人,不要少看這笑容,它提醒你放輕鬆點。
這裏的護士無論多忙,從不向你板著臉,然後以9秒9速度完成任務,踏著機械式步伐離開病房,而是與老豆聊上兩句,儘管老豆已無法回應。
這裏的清潔隊伍留下的不是消毒藥水,又或清潔劑的化學氣味,而是喧寒問暖的人情味。
這裏的院牧、社工隨時聆聽你的傾訴;承接你的淚水,她們的支持變成你的堅持。
這裏的醫生心思細密,有問必答,你不用擔心自己成為世界最笨的提問者。更可貴的是在我媽媽哭泣的時候,他用手輕抱媽媽的肩膀。
這裏的紅衣女郎(一笑)最富生命力。我媽媽日以繼夜守候照顧老豆的時候,她們是媽媽的良伴知音,讓媽媽暫忘孤單。說到對老豆的照顧護理,那份無私的關愛,更多次讓我們感動不已。

老豆自3月31日至5月31日辭世那刻一直沒機會回家,這62日當中的33日住在靈實,我們一家人在這裏自由作息,笑笑鬧鬧,珍惜與老豆每刻的相聚,這一切已有家的感覺。一家人在世間的最後團圓,豈能沒家?未曾經歷生離死別的人是不可能體會其急切性和必要性。

與老豆的分離,讓我感受到在圓滿的人生旅程中,生與死同樣需要愛、勇氣、歡笑、鼓勵、盼望,分別只在於起點和終點。老豆步向人生終點時,遇上靈實這「天使加油站」,我們才可心無旁鶩地陪老豆圓滿走到他的終點,實在深深感激。多謝。

靜華
2008年7月30日


致寧養院3樓醫生、護士及紅衣組仝人

感謝你們在父親住院期間的照顧,雖然他住院的時間不算多,但我們一家人都感受到你們團隊的專業護理精神,不單病人本身受惠,他身邊的家人都得到莫大的支持和鼓勵。你們溫馨的提點,讓我們懂得如何陪伴父親走最後一段人生路。

雖然你們的工作艱辛勞苦,但天上的主必定暗中察看,親自報答你們的付出。


主恩常伴

大鈞、Vincent(駒)
大燦、美碧